Jobs News / f1
Created 2020-11-15 Modified 2020-11-15

4825 Words

img 在於雨中舉行的排位賽裡,開季起由Mercedes車隊獨佔竿位起跑位置的局勢終於劃下句點,而在半雨胎與全雨胎的論爭裡,使用半雨胎的Racing Point車手Stroll成了這場排位賽的大黑馬。

雖然賽會於排位賽後針對Stroll疑似未在黃旗區段減速的行為進行調查,不過Stroll最終在釐清過程後仍保住個人首次竿位起跑位置,迎接決賽的挑戰。

本場比賽將有部分車手罰退起跑順位:

Williams車手Russell因更換動力單元的引擎、渦輪增壓機與MGU-H等3個套件直接罰退至最後的第20順位,不過他將與Latifi一同改從維修區起跑。

McLaren車手Sainz因在排位賽不當阻擋Perez遭罰退3個順位,Norris則是未在雙黃旗狀況時減速而被罰退5個順位,經調整後兩位麥隊車手將在第15、第16順位起跑。

Gasly則是因為車隊在更換動力單元違規被罰退到第19順位。

受到場地相當溼滑的影響,車手們從離開維修區就發生Giovinazzi與Russell撞上護欄的意外,不幸中的大幸是兩位車手的賽車受損程度都不嚴重,經過簡單的修復後仍得以順利參與起跑。

——

雖然雨勢已經趨緩,不過58圈的決賽仍在氣溫攝氏12度、賽道溫度攝氏15度且賽道路面濕滑的環境中展開暖胎圈,雖然車手們在起跑紅燈熄滅後都相當謹慎,不過1號彎還是發生Ocon與Bottas打滑的意外。

經過開場的亂局後,Stroll與Perez位居前兩名,且兩位車手在1圈後就已拉開將近4秒的差距,Vettel隨後藉著Hamilton打滑提升到第三名,Verstappen、Albon分居第四與第五名。

5圈結束後Stroll已經將優勢擴大到6秒,Perez也與後方的Vettel與Verstappen有著將近10秒的差距,雖然Stroll曾向車隊回報賽道環境有慢慢在改善,但場中仍不斷出現車手差點發生失控的狀況。

第7圈,位居積分圈外的Leclerc決定賭一把,進站換上半雨胎,場中其他車手則是不為所動,靜待Leclerc的單圈成績出爐,不過在半雨胎的成績出爐前,Bottas、Vettel與Hamilton皆先後進站。

因此Racing Point車隊很快在第10圈召回Stroll換胎,並掀起了一波進站潮,而在第10圈結束後,Leclerc的單圈成績證明半雨胎為現今場中的最佳選項。

進入第13圈,場中所有車手都已經換上半雨胎作戰,Stroll在這波進站朝結束後仍繼續領先,並握有10秒的優勢,不久後Giovinazzi的賽車因機件問題停在9號彎的緊急逃生出口,因而啟動虛擬安全車狀況至第15圈後半。

Hamilton在第16圈時試圖向Vettel進攻,雖然一次的跑開讓Albon有可乘之機,因而使Hamilton滑落一個順位,不過這並沒有讓Hamilton放棄進攻。

第17圈,Albon積極的向Vettel發動攻勢並挺進到第四名,暫居第三的Verstappen雖積極向Perez施壓,不過Perez仍穩定的守住自己的第二名位置。

第18圈,Verstappen在11號彎決定挑戰超越Perez,但卻因此失去尾流而發生打滑,雖然Verstappen最後還能回到賽道上,但也因此被迫進站換胎而掉到第八名。

LAP 19/58

Max drops to P8 after his spin. Where will he finish?#TurkishGP 🇹🇷 #F1 pic.twitter.com/5ADibR8PW3 — Formula 1 (@F1) November 15, 2020

20圈結束後Stroll的領先優勢縮減到6秒,且後方有持續寫下最快單圈的Albon,同時賽會宣布啟動Verstapeen出維修站時的疑似違規行為。

在Albon的持續壓迫下,Perez只能不斷向前進攻,進一步追近與Stroll間的差距,此時場中雖然已經有少數區段出現略顯乾燥的路面,不過第三計時段的路面仍略顯潮濕。

第28圈,從隊伍後方起跑的Norris超越Magnussen挺進積分圈,賽會同時也宣布Verstappen的違規行為將留到賽後才會進行。

第30圈,賽會宣布車手可開始使用DRS系統,同一時間Leclerc再度進站換上新的半雨胎,擁有36秒優勢的他出站後還能維持第九名。

第33圈,第六名集團發生攻防戰,Sainz超越Ricciardo取得第六名,Ricciardo在被超車後相當乾脆的進站換胎,因此滑落到第九名。

“【F1】Leclerc:Ferrari的困境讓我成為更好的車手 - 賽車”

img 在所屬的Ferrari車隊遇到麻煩不斷一年「最艱困的時刻」,Charles Leclerc表示他學會有耐性、改進他的輪胎控管技巧並且和車隊關係更親密。

在2019年證明自己能取得分站冠軍之後,Leclerc在Ferrari車隊狀態下滑之時在排位賽第三段時會顯得掙扎。

然而,這位來自摩納哥的車手目前在車手年度積分排名第五位,比起隊友Sebastian Vettel的表現要來的好。

「我很開心,自從這個賽季開始我對於作為一個車手進展的歷程感到滿意。」Leclerc表示。

「尤其是在輪胎控管方面的思維更是如此,我認為這點是我去年最弱的一點。我在這點上面費了很大的心力去改進,然後看起來現在有比較好。」

「所以這點是正面的,然後我覺得在這艱困的時刻你會和車隊跟你一起共事的人更加親近。然後我覺得這點是確實發生的事。」

「所以我們試著盡可能幫助車隊回歸我們想要達到的狀態。然後我認為這讓我和車隊之間還有雙方的未來產生強烈連結。所以這點是好的。然後我希望這種艱困的狀況能夠盡可能變短。」

被問到是否更加清楚為什麼和場上最快的車相比較沒競爭力,Leclerc承認要判斷這點是不可能的。

「嗯,這點是事實,我們的車這個賽季表現更弱。」Leclerc表示。「所以我無法說如果車輛變得有競爭力的時候會發生甚麼事。但是無論如何,我認為可以確定的是車輛競爭力不夠讓我成為更好的車手。」

「因為在艱困的時刻,我以其他方式發現我的決斷力,專注在我自己身上,試著去做改進,即使無法拚頒獎台或分站冠軍,我們也會去拚相對較低的名次。」

「但是說到底這對我來說很重要,然後就耐性方面來說,我過去不認為自己是個有耐性的人,但是現在我認為我得讓自己對現在的狀態有耐性。」

「然後我認為我在這點上面也有進步。所以可以確定的是我比賽季一開始的時候表現更好,然後這是否是因為我們目前的狀態造就這樣的結果,我不確定。」

「但是我的作法不會有真的改變,最終我總是會試著去分析我的弱點並且加以改進。」

在被問到Leclerc今年賽季的表現是否比去年印象深刻時,Vettel承認很難判斷。

「我認為要做比較或許不是件容易的事。」Vettel表示。「很顯然的,今年至今跟Charles相比,我經歷了表現有差別的一年。所以我不覺得開心。」

「我已經談過我今年至今的狀況,但是Charles做得很好,而且看起來經常能夠發揮出車輛的最大表現。所以我認為這兩個方面是他今年有改進的地方。」

「但是我認為他F1第一年在Sauber車隊的表現已經讓人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,然後去年也一樣。所以我不認為他只有今年駕駛表現非常成熟而且態度很好。」

原文來源:Motorsport

https://www.motorsport.com/f1/news/leclerc-patient-ferrari-2020-struggles/4908353/

圖片來源:Scudeira Ferrari Twitter

https://twitter.com/ScuderiaFerrari/status/1322832283993296896/photo/2

“【F1】從私人車隊典範到二度成為車廠車隊 Sauber-Alfa Romeo車隊簡史 - 賽車”

img 由於家庭事業知名度不大,為了擴張經營視野,身為電子工程師與汽車銷售員的Sauber Motorsport創辦人Peter Sauber(下方照片)決定投入賽車運動,創辦以他為名的賽車隊,而在本週的土耳其GP中,Sauber Motorsport將以義大利汽車品牌Alfa Romeo之名迎接隊史第500場F1大賽。

時間回到1991年,在看到世界跑車錦標賽(WSC,WEC前身)即將步入終點後,Sauber開始將目光投注到F1當中,雖然Sauber希望能繼續與WSC的合作夥伴Mercedes一同進軍F1,不過在Mercedes婉拒,並在前者決定與McLaren車隊合作後,Sauber決定跨出他認為「最艱辛的一步」——獨力進軍F1。

亮麗的起步

為了在1993年加入F1賽場,Suaber與他的團隊在1992年花了一年的時間研發並打造出隊史第一輛F1賽車「C12」(C取自Sauber的妻子Christine),並在1992年9月1日在法國呂爾希-萊維(Lurcy-Levis)進行首次測試。

「當時我們聘請Karl Wendlinger為我們測試賽車」,對當天仍記憶猶新的Sauber表示,「另外我們還有請Jean-Louis Schlesser,整體來說測試結果不錯,除了變速箱以外,我們當時是外購變速箱,結果那組變速箱有電動液壓系統問題。」

不過Sauber車隊仍在1993年的南非開幕戰中由Wendlinger與JJ Lehto參與隊史首場F1大賽,「老實說,表現比我們想像中的還要好」,Sauber表示。兩位世界冠軍Alain Prost與Ayrton Senna在排位賽中搶下第一排,緊接著是Michael Schumacher、Damon Hill與Jean Alesi——然後是Lehto,而且Lehto還在決賽拿下第五名,為Sauber車隊取得隊史第一個積分。

潛力車手的搖籃

在那之後,Sauber車隊成為了潛力車手的搖籃,像是Schumacher在1991年比利時GP代表Jordan車隊出賽前就曾在WSC效力Sauber車隊;2007年世界冠軍、F1新一代鐵人Kimi Raikkonen的生涯也是在此起步;另外還有大賽冠軍車手Heinz-Harald Frentzen與Felipe Massa——以及Ferrari車隊的現任主將Charles Leclerc。

「雖然我們的規模不大,但車隊上下的關係宛如家人」,Sauber表示,「年輕車手在我們這裡比較不會有太多壓力,且有更多發揮空間,我們一直獲得年輕車手們的詢問,所以我相信我們在提拔人才上已經獲得好評。」

「當然以曾經效力本隊的車手來看,為本隊出賽WSC兩賽季的Michael Schumacher是最出色的車手,而在F1期間我們也有許多傑出車手,雖然每位都相當出色,但我認為其中最出色的是Nick Heidfeld。」

扣除掉BMW入主的2006-2009年,Sauber車隊隊史的最佳成績為2001年的第四名,當年Heidfeld還因此拿下個人首次頒獎台。

從私人車隊變成廠隊

贊助商對賽車隊來說是重要的資金來源,對私人車隊來說更是如此。在這段期間裡,Sauber不斷吸引多家知名企業成為合作夥伴,像是目前為Mercedes車隊贊助商的大馬石油(Petronas)、在場上已有兩支車隊的能量飲料商Red Bull,以及金融巨擘瑞士信貸(Credit Suisse)等等;因此當BMW展現興趣時,Sauber為了車隊著想而決定售出經營權並不會感到特別意外。

於是Sauber車隊在2006年冠上BMW之名,變成BMW Sauber車隊,並因為更多的資金而取得更好的競爭力——尤其是Robert Kubica在2008年加拿大GP的勝利。

不過到了2009年,Sauber車隊也遭遇金融風暴的衝擊,BMW在前景不佳下決定全面撤出F1,原本快要到完成階段的Qadbak轉售案也宣告破局,車隊頓時陷入生存危機。

重新挺身而出與再次轉售

想當然的,Sauber無法坐視不管,不惜任何代價從BMW手中買回所有股份,重新將車隊掌握在手中。「當時只有這個辦法了,而且時間不等人,所以沒有任何計劃」,Sauber表示,隨後等著Sauber車隊的是一段相當艱辛的過程,這時Sauber也將車隊指揮權交給了法律顧問Monisha Kaltenborn。

「這是基於各種考量,Monisha已任職車隊重要職位10年,她有這個資格」,Sauber表示,「因此我在2012年的69歲生日當天指名由Monisha擔任領隊,作為車隊世代交替的一部分,Monisha Kaltenborn在最辛苦的時候接掌了車隊管理,很明顯的,她的任務就是盡可能維持車隊生存,而且她成功了。」